城投违约生态

个所税网  阅读数  253  2019-12-06 03:52:27

 

银行信用卡官网申请中心,最快5分钟申请、最快3天核卡、最高额度50万!

 

曾几何时城投信仰是金融市场上最稳定 的信仰。但2018年来城投非标违约陆续呈现 ,2019年以来违约更是大幅增加。在此背景下,催收成为部分 政信业务人士的常态,而偿债成为了城投董事长的主要工作,本组报道将经过 采访二者呈现这终身 态。去杠杆之路有阵痛,但也是经济转型展开 的重要一步。

一年来,崔成去了中县15次。“去中县的次数比回老家的次数还多。”他慨叹 道。

崔成是一家租赁公司的项目经理,公司在东部某省省会,家乡也在该省;中县则是公司一笔城投贷款的投放地,在中部某省。2018年末这笔贷款呈现 逾期苗头后,他就不时 奔走 于中县和公司总部之间,变成了“催收员”。

临近年底,崔成决议 再去一次。固然 中县城投还款的希望苍茫 ,但公司年度考核压力在,只能去碰碰运气。动身 前,他提早 联络 了中县城投融资部人士,对方说公司指导 出差了。“很可能是个幌子,现场碰。”崔成已熟习 这一套路。

他买了动车票,只身来到600公里外的中县。果真 ,中县城投董事长就在办公室,他调侃道:“小崔啊,你都快成我们公司的人了。”和往常一样,这次催收仍没有理论 效果。

“一点都不想去,觉得 有点自取其辱。”崔成无法 地说,“他们的表情似乎在说,这个人不会是个傻子吧,怎样 还来?”在崔成的印象里,入行的几年中,从没有像2019年这么苦闷:多次 奔走 没有准信,贷款展期之后再展期,依然 没有下落 。

奔走 在催收路上的不止崔成。自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中央监管部门对城投的融资持续收紧,融资平台借新还旧的游戏难以滚动,2018年城投开端 呈现 非标融资违约,2019年违约显然 增加。

据记者统计,2019年截至目前已有58款政信产品无法按时出借 贷款本息,而2018年全年的数据量 仅仅只需 23款。当然,这只是“冰山一角”,很多违约并没有被“爆”出来。

从宏观上看,城投违约是突破 刚兑的必经之路,也是去杠杆的结果。但从微观上看,“崔成们”的奔走 构成了城投信仰突破 之后的时期 注脚。

“争着放款”

崔成第一次到中县还是2017年7月。

当时财预50号文(《关于进一步规范 中央 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已下发两月。50号文并无新的措施提出,只是对各种违规行为第三 做出警示。该文震慑之下,银行机构收紧了对城投的贷款,融资平台借新还旧压力加大。在此背景下,城投公司亟需找到新的资金方。

以信托、租赁为代表的非标产品抓住机遇 ,进入这一市场。固然 资金本钱 在10%以上,但关于 偿债压力大的城投而言,能借到钱周转已是不易,哪还顾得了本钱 。

崔成仍记得当时去尽调时的场景,中县城投可谓“门可罗雀 ”,有三家租赁公司都在尽调。“争着放款。” 崔成调侃称,“那三家租赁公司是金融租赁,放款的金额大,而我们不是金租,还排不上队。”

几天调研下来,崔成大致做出了判别 :中县是省直管县,财政留存比例要高于普通区县。硬性指标方面,2016年中县普通 公共预算收入25亿。“财政收入范围 虽达不到百强县的规范 ,但也还不错,所以就放款了。”

2017年8月,崔成所在的租赁公司和中县城投签署 了售后回租合同,租赁标的物为管网及从属 物。细致 买卖 结构 为,中县城投先将管网及从属 物卖给租赁公司(租赁公司支付置办 价款1.6亿),中县城投再从租赁公司将管网租回,并支付租金。此外,中县交投为这笔业务担保。

令崔成没有想到的是,向中县城投放款的金融机构不止这三家,且融资主体多元化:中县一切 的城投都有租赁融资,致使 中县中医院、中县人民医院也经过 租赁的方式融资。

以中县中医院为例,中登网信息显现 ,在2017年5月-2018年的2月间,有7家租赁公司向中县中医院提供融资4亿元。在此之前仅仅有两笔租赁融资,发作 于2015年3月、2015年7月。

“这些融资都是由中县城投或者其他城投公司运用 ,医院就是个通道,普通 来说谁担保谁运用 。”崔成说。

违约风云

合同显现 ,租赁期限36个月。依照 偿债计划 ,中县城投 2017年10月支付第一期租金,尔后 每隔三个月支付租金本息约一千多万。前期中县城投都按时偿付租金,但是2018年底“中县城投已呈现 了逾期”的小道音讯 在市场上传播 开来。

崔成和他的同事立刻 赶到中县,中县城投第三 “门可罗雀 ”。听到音讯 赶来的不止有他们,还有2017年放款的三家金租,以及之前并不了解 的几家租赁公司、信托公司。“中县城投融资部办公室坐满了人。”

中县城投董事长组织各家金融机构开了个座谈会。相互 应酬 后,中县城投董事长说,两年来感激 各家机构对中县及中县城投的支持,中县是省内最具展开 前景的县市。但是话锋一转,他说,资管新规和27号文落地后,各方资金都在撤,中县城投活动 性暂时遇到一些问题,但是欠款肯定会还。

所谓27号文,指的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防备 化解中央 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意见》。这是对中央 政府举债融资管控最为严厉的文件,并且明白 指出将对违规举债终身问责、倒查追责。各类金融机构均收紧了对平台的放款,城投资金链到了最为慌张 的时分 。

“光画饼可不行”,崔成追问细致 的偿债措施,但是中县城投并没有细致 回应,只说肯定会还。“就差对天发誓 了。”崔成说。当时,中县城投支付了五期租金,还剩七等候 支付,而最新一期到期即为2019年1月。

关于 中县相关指标,他已烂熟于心:2018年底政府债务余额25亿,而财政收入范围 30多亿。以债务率(政府债务/综合财力)计算,2018年的债务率仅仅34%,远低于100%的警戒 线,看起来还不错。但仅中县城投一家就有这么多非标融资,中县隐性债务的范围 不小。

此行中县城投未提出任何实质 性措施,崔成只得到了中县城投的口头承诺,他对中县出借 才干 的担忧日积月累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忐忑不安,最终2019年1月的第六期欠款并未收到。

他再度赶赴中县:先去中县城投,董事长说的确 没钱、活动 性慌张 ;再去中县交投,交投老总说:我只是担保方,这钱又不是我用的;最终 去中县国资委(交投和城投的股东),担任 人说:准绳 上借款主体先处置 ,不行再和政府调和 。

这简直 是他尔后 每月去催收的固定流程及主要回复,不过这期间中县城投换了三任董事长,使得催收效果变得愈加 不肯定 。崔成记得,在中县城投还了第六期租金后,剩余一半的待收租金被迫做了展期,但展期之后又逾期了。

“为什么每个月都要去一次?”崔成自问自答,“一方面是公司央求 ,另一方面也需求 了解 现场状况 ,看看公司能否 存在、能否 有其他债权人等外部信息。”

“催收办法 论”

商业银行和中央 政府之间存在普遍 的协作 ,即便 有违约也很少会主动爆出,目前尚没有看到这类案例。关于 公开债券,中央 政府会想方设法保兑付,否则对区域融资环境影响太大。

江湖传言:“债券违约天下知,租赁违约无人问”。就出借 次第 而言,公开债券优先,而租赁由于 体量小、资金又是自有资金,出借 次第 常常 最末。处于中间的是信托、私募基金、期货资管、金交所定融等产品。这些产品由于 触及 到大众 投资者,中央 有支付的压力。

对崔成而言,催收不只 仅要和当地城投、政府“斗智斗勇”,也要和同行“斗智斗勇”——在城投资金有限的状况 ,怎样 先于同行拿回债务资金。

崔成只身去到中县的前几次,都未能见到中县分管副市长。但当中县城投债务违约问题被媒体曝光后,中县副市长亲身 带队到各家金融机构访问 ,商谈债务的处置 问题。

无法见到政府指导 的不止崔成。一次催收中,中县城投董事长当着崔成的面对一位同行说:你要再这样做,你们的欠款我就不还了。崔成后来才知道 ,这位同行在县政府拦下了县长的车,希望得到一个准信。但县长叫来了中县城投董事优点 理,最终 又把这位同行带回来中县城投。

股东背景也是催收胜利 的重要要素 。崔成了解 到,一家租赁公司提早 收回了款项,但这家租赁公司背景特殊,理论 控制人是该省国资委。“听说 该省国资委指导省内金融机构做了一笔非标融资,将这笔租赁置换了出来。”

多次 催收无果后,崔成不时 追问“还能有什么办法 ?”固然 能够 提起诉讼,但这是万不得已的举措。谈到未来 ,崔成说:“还是会继续做政信业务,但也不能单纯靠信仰,需求 整体去思索 贷款的风险。”

关于 金融机构而言,政信业务躺着赚钱的时期 曾经 一去不复返;关于 中央 政府、城投公司而言,一纸承诺融资的时期 也渐行渐远——旧的业务逻辑在消逝,新的体系尚未构成 。

本文关键词:违约 城投 生态城 生态 

 

银行与正规机构合作贷款网(www.jieyibi.com),5分钟申请、最快30分钟下款、最高额度100万!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本站转载文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实用工具 热门城市 五险一金 社保查询 医保查询 养老保险 公积金查询 社保机构 缴费基数 信用卡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