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资产处置转型之惑:金矿与雷区并存

个所税网  阅读数  314  2019-12-05 11:14:13

 

银行信用卡官网申请中心,最快5分钟申请、最快3天核卡、最高额度50万!

 

银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现 ,截至2019年12月20日,约165家困境 企业实施 了债转股,到位资金高达1.12万亿元,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便 扣除1.12万亿元债转股项目,国内不良资产处置市场依然 具有 庞大 金矿可挖。

招商安全 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陈明理算了一笔账,截至2019年三季度,商业银行不良余额达23672亿,此外银行体系还有38173亿元关注类贷款,若按上市银行平均 40%关注类贷款迁移 率测算,未来 每年还将有约万亿范围 关注类贷款转化为不良。

不良资产市场依然 宽广 ,只是今时不同昔日 。

“以往,不良资产处置盈利方式 主要靠关系,从银行低价收购 不良资产包,再高价卖给第三方机构赚取差价。随着近年参与机构越来越多,银行贱卖不良资产包的现象越来越少,低买高卖获利方式 不再行得通。”一位不良资产处置机构担任 人郭海(化名)对以往低买高卖的好日子浮光剪影 ——仰仗 与银行、中央 政府的良好关系,他能够 用30万元收购 到价值100万元的不良资产包,再按50万元转手卖给第三方机构轻松获利,但银行往常 报价一口吻 进步 至50万-60万元,倒卖简直 无利可图。

这一定 是一件坏事。在郭海看来,它正驱动国内不良资产处置从“靠资源人脉”向“专业化解风险”蜕变——经过 不良资产风险化解与资产盘活获取实真实 在的资产处置利润。只是,这也令不良资产处置不但变成脏活累活,更是脑力智力活。

往常 ,郭海每天都得周旋在法院、困境 企业管理层、各类企业债权人、中央 政府、律师之间,一方面设计能令各方皆大欢欣 的不良资产处置计划 ,另一方面还得与各个利益方“斗智斗勇”——既要防备 困境 企业做假账瞒天过海,又得提防企业管理层与第三方相互 勾搭 “转移”优质资产;既要化解企业有价值资产在剥离盘活过程所遇到的各种执行难,又得想办法 寻觅 潜在产业投资者更有效地盘活这些有价值资产。

专注不良资产处置的吉艾科技集团董事长姚庆向记者直言,目前国内不良资产处置正呈现三大趋向 :一是从资源型向专业型转变,即从原先的资产包低买高卖向专业化解不良资产风险博取收益转变;二是从区域性向全国性演化 ,即越来越多区域性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业务触角正伸向全国;三是从风险化解向产业重组升级 。

“不良资产处置转型征途走起来绝不会轻松,大家都如履薄冰。”郭海向记者透露,何况还可能“踩雷”不时 。

处置“雷区”

“近期和同行一见面,聊得最多的话题不是市场前景多宽广 ,而是怎样 避免 踩雷。”郭海向记者慨叹 说。其实多数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的账本上,或多或少都有“踩雷案例”与为此所缴的不菲学费。

在他看来,之所以多有踩雷阅历 ,一个重要缘由 是无法有效辨认 困境 企业风险。细致 而言,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对困境 企业渎职 调查不够严谨,包括对企业隐性债务评价 缺乏 ,资产盘活过程对施工改造风险判别 不全等,招致 非但没能有效盘活资产,反而让自己 深陷其中。

“但将全部义务 归咎于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又有失偏颇。”一家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业务总监向记者剖析 说。通常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会延聘 专业律师团队对困境 企业运营 状况 与债务问题中止 全面渎职 调查,但部分 律师为撇清自身 渎职 调查不严所承担 的风险,会在渎职 调查报告里参与 一条免责条款,即律师拿到的企业运营 状况 与债务问题均来自困境 企业管理层或大股东,一旦这些财务数据存在造假,与律师团队无关。

此外,由于律师团队都是“后端收费”,因而 也倾向“掩饰 ”困境 企业财务数据以促成不良资产处置买卖 ,赚取相应渎职 调查收入。

他直言,一旦不良资产处置机构“轻信”渎职 调查报告,就会在处置过程遭遇各种“雷区”——比如 有人忽然 拿着盖有企业公章的欠条央求 兑付,令企业隐性债务大增,还有企业消费 线自身 存在大量施工问题,需求 破费 巨额资金重新改造,令处置本钱 大幅超越 原先评价 值。

“目前,我们对企业隐性债务的尽调,真的是心有余而力缺乏 。”这位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业务总监通知 记者。此前他在运作三笔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均遇到困境 企业联保联贷企业忽然 上门追债的状况 ,所幸其中一家困境 企业因有中央 AMC共同参与,经过 中央 政府辅佐 疾速 阻断了联保联贷所引发的隐性债务扩张风险,处置得以持续 ,另两笔都因企业隐性债务激增而处于停摆状况 。

在他看来,企业隐性债务是“查”不全的。因而 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以往的操作阅历 ,在判别 企业隐性债务能否 有漏网之鱼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 他们会认真 调查 企业存货、应收账款、商誉、运营 性资金流进出之间的关系,判别 困境 企业能否 刻意躲藏 债务。

“这份阅历 ,就是我们不时 踩雷所缴的学费。”他直言。

处置的学问

要化解困境 企业隐性债务风险,一个有效的处置 计划 就是让各个债权人大幅削债,提升资产价值,为困境 企业资产重整翻开 操作空间。

不过记者了解 到,压服 各方削债,同样是一门相当深邃 的学问。一方面需求 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全面了解 各个债权人的“态度”,比如 银行若对这笔信贷坏账做了核销,那么压服 它大幅削债的几率会比较 高;另一方面还要了解 中央 政府的顾忌 ,包括能否 担忧 企业破产清算招致 大量员工被裁等,只需 辅佐 中央 政府处置 上述顾忌 ,才干 压服 中央 政府与各个债权人沟通,构成 削债计划 以确保企业运转避免 员工被裁。

“事实上,怎样 设计一整套均衡 各方债权人、债务人、新投资者、利益攸关方(包括政府、小业主、职工)等各方利益诉求的资产重整计划 并付诸实施 ,才是真正考验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的沟通谈判 与资产盘活才干 。”姚庆指出。思索 到各个利益方沟通谈判 耗时漫长影响困境 企业资产盘活操作效率,目前不少不良资产处置机构转而改走捷径,即先压服 各债权人同意将企业有价值资产单独剥离中止 盘活并发明 价值,再兑付给他们。

不过,这种资本运作同样需求 经过 法院裁定与中央 政府认可,若企业隐性债务不时 涌现招致 债权人之间博弈加剧,不但会影响整个有价值资产剥离盘活进程,还令潜在产业投资者纷繁 避而远之。

“过去一年,相似 案例我就遭遇两起。”郭海通知 记者。此前他接触到一家大型产业投资者,对一家困境 企业部分 资产剥离盘活颇感兴味 ,但前提是这笔产业投资需求 在48个月内完成 项目退出。但是 ,由于企业隐性债务忽然 涌现招致 债权人央求 资产重整计划 推倒重来,招致 上述资产剥离盘活得耗时2-3年,产业投资者以为 资产剥离过程过于漫长无法完成 获利预期,最终决议 不再参与。

他坦言,怎样 在隐性债务突增状况 下,压服 各债权人能尽早达成有价值资产剥离盘活共识,很大水平 考验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的应变才干 ——在最理想状况 下,若能压服 新旧债权人尽早取得 共识,就能最大限度降低司法操作本钱 (即法院判决 资产剥离),完成 资产最快盘活,但在理论 操作过程,新旧债权人的利益博弈迫使法院不得不经过 裁定判决完成 资产剥离,招致 整个资产盘活效率大幅降落 ,错失很多业务展开 机遇 。

这倒逼众多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在资产剥离盘活方面“两极分化”:一方面房地产与商业地产项目剥离盘活工作抢着做,由于 这类资产盘活相对简单,只需引入相应设计施工机构将烂尾楼盖完出租或转卖,完成 资产增值即可;另一方面企业消费 线或技术盘活“少人问津”,由于 这不但需求 专业的产业整合才干 ,还需求 他们苦口婆心 压服 各债权人时辰 “以挽救 企业的大局为重”。

记者多方了解 到,在引入产业投资者存在难度的状况 下,个别不良资产处置机构曾思索 过自建产业整合团队,但很快消弭 这个念头。缘由 一是组建产业整合团队开支 极高,担负 不起;二是当前整个团队将大部分 时间都破费 在怎样 避免 踩雷与压服 各债权人达成资产重整共识方面,基本 没有剩余肉体 推进产业重组业务。

“其实,产业重组能发明 的不良资产处置利润相当可观。”郭海直言。此前有家负债累累的中央 钢铁企业希望他们能辅佐 剥离一条高端钢板消费 线中止 技术升级 ,进而带动企业恢复造血功用 处置 债务问题。他们经过市场调研发现,这条高端钢板消费 线若经过 技术升级 ,的确 能发明 不少订单,但由于团队缺乏产业背景人士,基本 不知道 技术升级 过程的施工安全 问题怎样 处置 ,招致 相关资产剥离盘活停顿 迟缓 。

在他看来,这也是当前国内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与欧美同行的最大差距之一,欧美大型不良资产处置机构都具有 一支逾百人的产业重组团队,能对困境 企业产业整合重组前景展开 全方位调研了解 ,梳理出技术、产品、销售、管理等方面的单薄 环节,并给予可操作的处置 计划 ,带领 企业资产盘活并获取庞大 的收益。

创新有待司法“配合”

记者多方了解 到,固然 应战 重重,不良资产处置机构还是找到多种处置 计划 化解其中的操作痛点。

比如 部分 中央 AMC引入企业托管机制,即对呈现 债务危机的企业采取托管运营方式,一方面能全面了解 企业债务状况 ,令隐性债务无所遁形,另一方面能提早 介入,找到有价值资产中止 快速剥离盘活。

此外,个别不良资产处置机构还引入公益债方式 ,即对困境 企业所具有 的烂尾楼资产具有 最先出借 优先权的状况 下,投入资金恢复施工建造,辅佐 烂尾楼摇身变成优质楼盘中止 出卖 或出租,令一切 债权人都有机遇 取得 更高的资金返还额度。

“不过,这些新的处置 计划 要完成 推行 进步 ,还有不小的难度。”一位熟谙不良资产处置的律师向记者透露,以公益债方式 为例,在江浙地域 相当盛行 ;但在西部地域 ,不少中央 法院对此相当陌生 ,且当地债权人担忧 公益债方式 会令他们利益受损,也不同意当地法院引入公益债资金中止 有价值资产剥离盘活。

在企业托管阶段,不少中央 法院对企业隐性债务的认定存在“倾向 ”,也会招致 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对困境 企业债务梳理预算 构成 庞大 的压力。其中最常见的,就是中央 债权人忽然 拿着盖有企业公章的欠条追债,但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在了解 详情后以为 其中可能存在“萝卜章”、或企业个人私自 运用 单位公章对外借款牟利,但在中央 法院调查判决阶段,由于法院方面无法了解 到这些“欠条”背后的故事,只能认定企业公章有效并将它们归入 企业债务里。

“我们因而 输掉了好几个官司。”这位律师向记者透露,这招致 企业债务范围 大幅超越 预期,不得不暂缓相关资产托管处置进程,此外个别新债权人对原先资产剥离盘活计划 存在异议,也招致 相关资产运作堕入 停摆。

令他愈加 伤脑筋的是,有时中央 法院判决的差别 性,也会招致 相关资产重整停顿 堕入 新省事 。比如 困境 企业一笔价值1000万元的资产,可能分别抵押给三个债权人,第一顺位债权人有600万元额度,第二顺位债权人有300万元额度,第三顺位债权人有100万元额度,在通常状况 下,思索 到债务兑付违约所产生的罚息等额外费用,第一顺位债权人最终能够 拿到800万元出借 额(包括罚息等其他费用开支 ),第二顺位债权人只能拿到200万元出借 额,而第三顺位债权人则拿不到一分钱。

但是 ,个别地域 法院裁定依照 6:3:1中止 资产分割出借 ,令第一顺位债权人相当不满,央求 相应资产重整计划 必需 推倒重来以维护自身 权益。

“后来中央 高院对此做出最终判决,依然 按通常状况 中止 兑付,总算让第一顺位债权人不再推翻原先的资产重整计划 ,但第二、第三顺位债权人又觉得钱少了,也开端 闹心情 。”他无法 表示。其实,有时中央 法院也很无法 ——固然 他们留意 到一些困境 企业管理方显然 勾搭 第三方机构“转移”企业有价值资产牟利,但由于操作流程合规,也只能“听之任之”。

比如 一家困境 企业管理层将一条重要消费 线按每年1万元借给外部第三方企业20年,但事实上这条消费 线市场租金至少6万元,但由于合同流程合规操作,中央 法院明知其中存在“贱卖不良资产”嫌疑,也迫不得已 。

华东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周珺向记者表示,目前相关部门也留意 到这些问题,正在着手优化完善法律法规。比如 民法典草案拟规则 ,抵押资产转让无需再经过 抵押权人同意,此外不良资产处置机构行使抵押权,可能并不需求 再先办理抵押权变卦 注销 流程等。此前担保法规则 ,对担保方式没有商定 的,一概 推定为连带义务 ,但往常 若没有商定 的,则被视为普通 保证。如此相关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在取得 困境 企业抵押资产处置权后,中止 相关资产盘活操作会变得愈加 便利 。

在上海山田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姚华看来,这些新政能否快速落地,得看中央 政府与当地司法机关的推进步伐。事实上,不良资产具有很强的地域化特征,不良资产处置的好与坏,风险化解的好与坏、快与慢,主要取决于机构对当地人文环境、司法环境、政企关系等方方面面的了解 ,是一项“接地气”的工作。

“最理想的状况 ,是不良资产处置机构辅佐 企业多集中一些力气 展开 自救、债权人多分担一些债务压力、贷款银行多承担 一些削减额度、政府政策再突破 一点,产业投资者多贡献 一些专业力气 ,从而多方合力挽救 企业。”一家中央 AMC副总经理坦言。

本文关键词:不良资产 处置 转型 之惑 金矿 雷区 

 

银行与正规机构合作贷款网(www.jieyibi.com),5分钟申请、最快30分钟下款、最高额度100万!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本站转载文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实用工具 热门城市 五险一金 社保查询 医保查询 养老保险 公积金查询 社保机构 缴费基数 信用卡申请